11–丢失了的清白(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要是我不跟踪你,我会发现你背着我和一个女人乱搞!要是我不跟踪你,我到现在还会被你耍得团团转,我把你当成圣女一样保护着,可是你骨子里根本就是个荡妇!你竟然还找了个女人和你偷情,你可真是替我长脸啊──」
  听着张皓饱含着恶意的怨毒语句,林又莒连想开口挽回些什么都做不到,她的确自私的玩弄着女人的肉体,可是又假装清高的守着自己的清白,张皓说的一点也没错,其实她骨子里就是天生的淫贱,她耐不住寂寞,管不了自己对季葳肉体的渴望,她不止伤害了身为她男友的张皓,她更是深深的伤害了季葳。
  「我都查清楚了,那个姓季的女人又有钱身材又好,你应该玩得还挺高兴的吧?这么一个路上找不着的优质女人都被你给搞上了,你比身为男人的我还有一套!怎么样,和女人做爱的感觉爽不爽?你们是用什么互插的能不能和我分享一下?你是用手指还是按摩棒?」原先温和有礼,从来不会对她口出恶言的男人,此时竭尽所能的用言语羞辱着她。
  她强压下涌上心头的悔恨,她在这一刻才真正认清了自己的心,对于张皓她有的只是歉疚,她知道她有可能就要失去他了,可是她却一点也不难过,反而还有种得到解脱的感觉,只要和张皓分手了,她就能毫无阻碍和季葳在一起了,她想和季葳真正的在一起,她不想要她们只是床伴而已,她是打从心底真的爱上季葳了。
  「既然你都查清楚了,你我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们分手吧!从今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係,你想爱谁就去爱谁吧,我没有权力去管你,你自由了──」
  简单的几句话,就想彻底结束他们多年来的关係,这让原先就有着满腔不满的男人,彻底的爆发了「分手?请你搞清楚,是你背着我搞上了一个女人,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就和你分手吗?我为了你受尽了多少折磨,忍受了多少嘲笑,我不会这样简单就放过你的!你想光明正大的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是吗?我现在就告诉你,没那么容易───」
  嘶啦一声将她的上衣扯开了好大一个口子,露出了里面的胸罩,张皓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将她按在了床上,动手脱起了她的衣服和裙子「不要……张皓!不要这样对我……求你了……不要……」
  不论她怎样的求饶,甚至她恶狠狠的咬了他一口,换来的只是无情的一个巴掌,她被瞬间打歪了脸,她吓得不敢再惹怒眼前那个变得陌生的男人,当彻底将胸罩从她身上脱去时,她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之中「张皓!不要………季葳她还没碰过我啊!你不能……你不能……啊──」
  当男人的手彻底摸上了她的乳房,甚至将她的底裤也脱下时,她完全的绝望了,她曾经答应过季葳要将宝贵的第一次交给她的,虽然当时只是情急之下的玩笑话,可是她是真的希望那个夺走她第一次的人能够是季葳,就算不是季葳也不应该是眼前那个正不顾她意愿打算强暴她的男人啊──
  她对于一个女人一生只有一次的第一次,有着美丽的幻想,曾经她幻想着她会和一个深爱她的男人,在他们共筑的新房里享受着彼此的体温,可是在遇见季葳之后,她开始有了另外一种的幻想……
  她想像着季葳会笑着当眾宣布她们两个关係,然后她会住进季葳的公寓里,将自己完整的奉献出去,做一个真正的女人。
  可是如今她的幻想却都不可能会实现了,因为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掰开了她的大腿,连基本的前戏都没有的,就那样挤进了她的腿心,将丑陋的性器刺进了她的下体,她痛的泪流不止,就连出声嘶吼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被动的承受着男人对她身体的佔有,以及令她心碎的凌虐。
  在她即将要见到季葳的这一天,她被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给强暴了,那个男人玩完了她的身体,在发现她还是处女时也没有半丝怜悯,他就将她丢弃在破旧的旅馆房间里,没有给她任何的关心,他就像是将她当成了花钱请来的妓女,用过了就丢。
  她像个死人似的躺在那张令她受尽屈辱的床上,等待着时间的流逝,只要时间久了,她就会忘记今天的一切,只要时间过去了一切都会变好的……
  她的包包被人丢在了房间角落,放在里面的手机不知道已经响过了多少回,可是她都提不起力气去拿,一直到天黑了,她才想起今天是她和季葳的共同订下做爱日。
  好不容易才等到了今天,她要去见季葳……她好像要快点见到季葳,如果她能够立刻出现在她眼前就好了。
  ……季葳,你知道吗?她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好痛,痛得快要死了,你在哪里?你现在又在哪里呢……
  在自己的公寓里一直等不到人的季葳,拨了无数通的电话都是无人接听,她开始担心起林又莒的安危,原先那颗妄想着报復的心也一夕之间冷却了,她丢开了一直紧握在手中的按摩棒,胡乱的套了件外套,匆忙的赶到了K大女生宿舍,她不知道林又莒的房号,只能对着舍监报了她的名字,经过舍监的通报下来见她的人是林又莒的室友谢心怡,她对着她追问着林又莒的下落,还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的谢心怡抓了抓头发,给了季葳一个最有可能的答案「可能跟张皓约会去了吧!你是又莒的朋友吗?这么急着找她有什么急事吗……」
  「可以拜託你给我张皓的手机号码吗?我打了又莒的手机很多次,她都没有接我电话,我有点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一听见又莒可能失踪了,谢心怡赶紧掏出了手机,立刻拨出了张皓的电话,不过几秒鐘的时间,通话就已经接通了「张皓!你知道又莒现在人在哪里吗?有人说她找不到又莒,担心她出了什么事……又莒现在在你旁边吗?」
  在一旁紧张的听着他们对话的季葳,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要求和她说话,她接过了谢心怡递来的手机「又莒现在在你旁边吗?能不能让她和我说几句话……我找她找很久了。」
  对方给她的反应是冷笑了好几声「林又莒刚刚才和我在旅馆做过,现在可能还待在那捨不得离开吧!毕竟我可是个带把的真男人,你若是急着找她上床,就去滨风旅馆吧,住宿费我都替你们付清了,好好享受……她的小穴挟的我射了好几次呢。」
  男人那些不堪入耳的语句,令季葳愤恨的火速切断了通话,将手机还给了谢心怡,她连句谢谢都没说就跑回了车上,一路超速的驶向男人口中的旅馆,在询问过柜檯后,她走到了林又莒的房门外,隐忍着满腔怒火,她按下了旅馆附设的门铃「林又莒!马上给我开门──」
  原本想用枕头摀住耳朵阻绝扰人门铃的林又莒,在听见季葳的声音时,整个人像是突然又活了过来似的,她强撑着下体的不适,用床单包裹住不堪的裸体,奔向了门边,满脸欣喜的将季葳带进了零乱的房内。
  「姐姐!真的是你吗姐姐……」打从一走进房内,就清楚知道了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光着身子包裹着床单的林又莒,散落一地的衣物,以及床上那触目的斑斑血跡。
  她竟然在没有经过她同意的情况下,背着她和她的男友在旅馆做爱!
  她究竟将她当成了什么?一个任由她予取予求的可笑小丑吗?
  「我真不该过来的,现在的你只会让我觉得反感!被男人碰过的你让我觉得很噁心──」推开了林又莒想获得她安慰的拥抱,季葳冷着脸转身就走,连一点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她。
  她的下体疼的几乎没有办法移动半步,望着季葳绝然离去的背影,她只能声嘶力竭的喊着「我爱你啊!我真的爱你──不要丢下我!求你不要这样丢下我好不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