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紫血洒星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昏暗冷寂的星空中,那座代表着妖凤的凤凰神殿,飞逝的越来越快。
  神殿在移动时,沿途所过之地,不断有空间裂缝被撕开。
  “十级!”
  “永生!”
  一头头九级巅峰的天外异兽,脑海轰隆隆地作响,仿佛听到神灵下达了旨意,竟前仆后继地,率领着它们的麾下冲向撕开的缝隙。
  所有浩漭的妖王,也如走火入魔般,接连冲入其中。
  在源血大陆的界壁外,仅剩下荒神,绿柳和天虎三尊妖神,就连他们部族内的妖族战士,也随同着凤凰神殿,消失到那些缝隙内。
  缝隙中,有神秘的未知辉光溅射。
  界壁内部的太始,站在高空深处,眺望着因凤凰神殿的移动,而渐渐撕裂的缝隙,低喝道:“星空边界!”
  钟赤尘一震,也不禁喝道:“她想做什么?”
  太始摇了摇头。
  “难道……”
  大祭司里德似乎也清楚内幕,同样看到了异景,沉吟片刻以后,这位外域天魔的老人,再次望向妖凤的目光,竟有了一丝罕见的敬畏。
  敢于开拓先河者,不论是谁,都是他心目中大无畏的枭雄霸主。
  ……
  “咦!”
  以斩龙台划出了一方猩红血色世界的虞渊,随手将擎天之剑扔出,然后远远看了一眼飞逝中的凤凰神殿,阳神的眼瞳中突现异色。
  他阳神化作倒垂的钟乳石,一截截赤红棱晶内,数不尽的血脉神芒耀目无比。
  在猩红的鲜血秘地中,斩龙台如电疾射,被他魂念掌控着,持续地攻向妖凤。
  此方被他打造的世界,他不论是什么形态,都能尽情以器物去展现力量。
  他还突然发现,斩龙台竟是比擎天之剑,更为趁手的神兵利刃。
  灵力,魂念和血能,在斩龙台的流转全然无凝滞,而且只要是属于他的力量,都能经过斩龙台得到提升。
  擎天之剑和妖刀血狱,相比于斩龙台,都有自己的劣势弊端。
  血狱内灵力的传导,不够流畅,甚至会影响血能和魂力。
  而擎天之剑,本就是聂擎天的趁手神兵,聂擎天的阳神乃灵力和魂能的结晶,根本没在血能方面浪费精力。
  也从而导致,这柄神剑对血能并不敏感,无法充分发挥他阳神的神妙。
  只有斩龙台能够兼容一切,不论是灵力,血能还是魂念,这件绝世神器不仅通通包容,还能再次增幅力量。
  哧啦!
  道道无匹的金色神辉,又落向至高妖凤,被她以羽翼缓缓拍灭。
  提着紫金色长枪的妖凤,挥舞着巨大的紫色羽翼,在这一方虞渊营造的血色世界,冷笑道:“班门弄斧!”
  那杆紫金色长枪,被她的一根指头,按在枪杆中央。
  如有小棘龙的亡魂在凄厉地嗷嚎着。
  她指头按住的枪杆子,有一滴紫色鲜血冒出,释放出令人心惊胆颤的眩目血光。
  一束束血光瞬间实质化,成了数百种血脉大道的缩影,如一朵妖异的鲜花绽放,将这方猩红如血的世界搅\弄无比凌碎。
  血色世界的大道如要崩溃!
  “嘿!”
  虞渊突然轻笑着,将那一截
  截赤红棱晶般的阳神,再一次地化为人形。
  他心念微微一动,长条形的斩龙台,就刺向了如缓缓绽放的那朵妖花。
  “再斩!”
  斩龙台突然流露出锋锐剑意,内部世界充沛的灵能,因虞渊的心念流转,化作一缕缕的灵力流光。
  斩龙台在手,即便本体未至,他依然有灵力可供凝结!
  擎天九斩和诸多大剑仙的剑决,只需要灵力和魂念配合,便能精炼出来,便能化作杀敌的利器!
  于此同时,此方猩红如血的奇异世界,另有条条血流蓦地生成。
  每一条血流,也随着斩龙台向妖凤奔去,皆是他参悟的血术和生命奥秘的显形。
  嗤嗤!
  血流中的晶芒,如成了诸天星河的异族巨擘,各方天地的霸主,可尽是虞渊的气息和血能。
  剑决,血脉秘术,此刻全部以斩龙台催发而成。
  咻!咻咻!
  绯红色的剑光长河,和一道道的赤红血河,从四面八方,从各种角度冲向了妖凤,且也在突然间固态化。
  再蓬地炸开。
  千万个虞渊的魂念,御动着不同的剑道真诀,衍化着各类血脉秘术,又一次将至高妖凤缓缓笼罩。
  而血色的世界,也摇身一变,化作了七彩琉璃的色泽。
  空间暂封!
  待到一团无比璀璨的光,就要将妖凤淹没时,她神色终于变得凝重,也不再狂傲地一直采取攻势,而是又突然合拢了羽翼。
  巨大羽翼将她那具无限美好的躯体严实地盖在。
  在千百道剑光和血芒,以某种阵列排布着,就要淹没她的时候,她每一片羽毛都明亮了起来。
  羽毛中,她参悟的奥术血脉,彼此融合着,化作她用来全力防备的一种神通。
  喀喀!嗤嗤嗤!砰砰砰!
  璀璨光团内的怪异声音,刺耳至极,让人难受的不得不捂着耳朵,而且还要避开眼睛,似乎只有如此才能抵御。
  这片血色区域的巨大动静,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让他们的视线从凤凰神殿移开,落在由虞渊制造的另类血色空间。
  他们只看到,一个硕大的光球,在血色内渐渐地膨胀。
  如一颗迅速变大的血红心脏!
  再然后,那一片血色空间,所有的血色都注入到震动着放大的“心脏”,如在持续增添着威能。
  呼!
  虞渊耀眼的那具阳神,以斩龙台的锋锐一端,抵着这颗疯狂壮大的“心脏”,所有人都能看到的血能,剑芒,从斩龙台冲向了那颗“心脏”。
  势要破碎里头的至高妖凤!
  “寒流!”
  虞渊的另外一只手,如随意地在星空中抓了一抓。
  裹着源血大陆的极寒异能,瞬间化作一股森森寒流,配合着他伸手去抓的动作,如被他握在手中,又按向那颗疯狂跳动的“心脏”。
  膨胀着的“心脏”,因又有一股寒能的注入,似忽然消停了不少。
  “你因为你能困住我?即便是深黯星域,即便有那股极寒的帮助,你也休想困住我!这个世界,也没有谁能真正困住我!”
  妖凤的怒啸声,先从那颗“心脏”中传来,又在移动中的凤凰神殿响起。
  再然后,整个深黯星域的每一方空间,都有她的怒吼声。
  “我想走就能走,我想去何处,就能去何处!你仗着契合深黯星域,以为有完整的生命序列,以为有剑宗那些剑道的加持,就能将我困在此地?做梦!我定要杀不死鸟!”
  “只要出了深黯星域,不是在这个有源血,有极寒,还有你契合的星空,你们谁都不是我的对手!”
  轰!轰隆!
  移动中的凤凰神殿,因为她的厉叫声,溅射着紫色幽电。
  ……
  嗖!
  虞渊的本体真身,御动着从阳神投掷过来的擎天之剑,越过一方星河,感知和神念追逐着凤凰神殿。
  他和深黯星域的契合,从源血和阳脉斩获的权柄,让他能感受此界的细微变化。
  可因那座凤凰神殿裂开的缝隙,从另一方所在透出的味道,则是荒寂和虚无。
  如对应着此方世界的最边沿……
  他突然就意识到,这座妖凤精心打造的凤凰神殿,内中怕是和斩龙台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暗藏虚空奥秘!
  呼啸中的凤凰神殿,很轻易地在深黯星域裂开口子,将那些追随她来此的异兽大妖送走。
  似乎,是送往此方天地的边界,和另外一方天地的连接之处。
  不自禁地,虞渊联想到他在那片紫色妖能海洋内,所看到的另一方天地的异景,还有那方世界忠于妖凤的兽神处境。
  妖凤说了,她终究是要过去的。
  从现在的架势来看,她这趟势要对另一方世界的渗透入侵,还不是孤身一个,而是会带上那数量众多的异兽和妖王!
  “难道,她是要助那些兽王和妖王,在另一方世界突破,成为另一界的兽神?”
  虞渊怔了怔。
  “神殿是往翼族的星空飞,而虚空中裂缝,这是此方天地的边界。”
  钟赤尘越过不再冰莹的界壁,袖筒流逸着七彩霞光,出现于虞渊的本体身侧。
  他无比笃定地说道:“这座凤凰神殿,内中必然存在着空间奥秘。我甚至怀疑,还有某种空间异宝,被她融入到了殿堂中央。”
  不等虞渊开口,钟赤尘又道:“怎么有两个妖凤的声音?”
  “我……”
  嘭!
  震动声中壮大的那颗“心脏”,突然在这个虞渊开口时,疯狂地爆裂开来。
  无数道深紫色的鲜血,伴随着羽翼漫天洒落,却在还没有真正坠落时,又忽然相互聚拢。
  千万只袖珍形态的紫色凤凰,尖叫着,怒喝着,一只只地互融。
  如纪凝霜一般,虞渊的那道阳神,还有他紧握在手的斩龙台,被厚厚的冰晶裹着,猛地带回了源血大陆。
  也是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
  而星空中的那些凤影,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姿态都显得颇为优美。
  却又令所有人感到惶恐和绝望。
  “我会先杀了那个贱人!”
  漫天的凤影,一边整合着,一边向凤凰神殿飞去。
  这一刻,几乎所有深黯星域的智慧生命,都意识到至高妖凤也受了伤,也知道她要回归凤凰神殿了。
  但却没人敢尝试去阻拦。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