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温暖(2)(全文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周后。
  他们打捞到局长的尸身,他双目紧闭,眉目安详,显然死前总算圆了一桩宿愿,对得起黄泉下死去的同伴。
  但黑主教和黑城堡的尸体并没有被寻到,眾人有无数的揣测与调查,奈何始终没有新的线索,只能草草结案,专心追缉Chess集团的馀党。
  在洛泽川的伤势终于脱离危险期后,邱局长来到她的病房,陪守的警员认出是总局长,连忙恭敬地让他进去。
  洛泽川清秀的脸蛋没什么血色,散落的凌乱黑发更增添一股病弱感,但当她看见这个帮着帮派贿赂自己的爸爸时,嘴角仍是掀起杀伤力强大的嘲讽弧度:「我的队员们都知道我爱乾净,怎么还把你放进来了?」
  「你以为慕于巧死了,国内的贩毒势力就会瓦解吗?」他没有慰问伤情,劈头就是冷冷一句。
  面对邱局长的质问,洛泽川嘴角掀起嘲讽的弧度:「当然不会,就像即使你现在死了,警方里头总还是会有脏东西一样。」
  「洛泽川!」
  洛泽川毫无惧色,她一手撑起伤后还不太能用力的身体,一手抓住邱局长的衣领往下拽。
  「邱义峰,你知道为什么走偏了的正义比邪恶更危险吗?因为这样的路即使走得头破血流,你还是会坚持自己是正确的。你跟我说水至清则无鱼,但你说的毒品势力是污染,根本不该出现在水里。」
  在邱局长盛怒身影的背后,病房门口无声潜进人影,恰好听到洛泽川的最后一句话:「世上没有人能完全乾净,但你这种对于骯脏没有一点愧疚的人,没资格做警察。」
  邱局长听到响动倏然回头,面无表情的警察们已经堵住了去路:「我们以你涉及走私、收贿等十数项罪名,向法院申请羈押通过,和我们走一趟吧,局长。」
  邱义峰不敢置信般瞪大眼,洛泽川冷笑着用酒精棉片擦拭刚刚碰过他衣服的手指,厌恶地掷开:「你那些歪理,等着去和法官说吧。」
  等到邱义峰被警方带走,常东旭才走进来,笑着给她递上一颗削好的苹果兔:「没想到那位毒贩发挥了这么大的功效,幸好你当时没有真的撞坏他脑袋。」
  在野外抓到那位毒贩时,他们对他的证言一度感到困惑,蓝玫瑰独佔市场、完全由Chess掌控,是谁会不要命偷偷把配方与少量存货卖出去营利?
  在洛泽川和市警局合作追捕Chess的过程里,常东旭也默默顺着这条线追查下去,一路溯源,终于发现这椿隐藏在警界深处的阴暗真相。
  邱义峰利用至高的权责暗中扣下蓝玫瑰赚取暴利,表面上还和Chess称兄道弟,黑白两面通吃,最后还是因为贪慾无限踢到了铁板。
  洛泽川一口咬下兔子头,把那些复杂的情绪压在咀嚼之下,任由常东旭安慰地轻拍她头顶。因为他们的血缘关係,常东旭严格遵守原则不让她知道调查结果,直到今早收到常东旭消息要她配合控制住邱义峰。
  她幼小的心灵曾经嚮往过邱义峰那身警服,却发现制服下的心才是关键。
  「对了,慕凡希治疗状况还不错,你如果可以下床的话,要不要去看看她?」常东旭促狭地笑着看她,显然已经从张士嘉他们那边知道两人的关係,洛泽川表面上力持镇定,耳廓的红却已经出卖了她。
  慕凡希的毒癮治疗还在持续,洛泽川身体恢復到可以出院后频繁地去探视,惹得霍兰抱怨连连。
  这天,洛泽川坐在慕凡希怀里,展开笔记本。右手当时伤得很重,医生嘱咐还不能拿笔,她便光明正大指挥慕凡希来写下这些梳理。
  三年前隐藏在重重血光下的真相被一一撕开。
  慕于巧为了把没有血缘的姐姐留在身边煞费苦心,慕家是绝对的强者崇拜,黄赌毒无所不沾的家族早已洗不净手,而生长其中的姐弟两人,无意间形成了诡异的依恋关係。
  但是洛泽川的出现,撼动了平衡。
  在慕于巧看出姐姐对于洛泽川隐晦的爱慕,同时也查觉到慕凡希隐隐有想要脱离家族的心思后,艰难维持的平衡彻底破碎。
  慕于巧爱的不是洛泽川,或者更精确地说,他爱的不只是她。
  他唯一不准离开身边的,是慕凡希,不是洛泽川。
  他不动声色,一边扮演天真可爱的弟弟,一边把持Chess里的贩毒事务,顺着每个人心底的渴望开始了连串算计。
  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慕于巧竟然敢利用自己的性命,把所有人骗进了赌局里。他算准了每一个人幽微的心思,让他们以为自己是凭藉意志决定,实则却步步走进了致命陷阱。
  他是用什么样的心情,预判着她们的背叛,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一步步将计画执行贯彻,甚至把自己的性命也当作筹码?
  「慕于巧一向心狠,不管是对别人,或者对自己。」
  洛泽川自己的手也是冰冷,她轻轻摩娑慕凡希细腻肌肤,试图分享一星半点的温度:「他很在乎你,所以他才会冒险动了心脏手术接下家业,让你可以继续过你无忧的警察人生。」
  慕凡希紧紧咬着唇,笑容苦涩:「他敢赌是因为无论输赢,他的目的都能达成。他赢了,那些伙伴死了,我作为最初情报的提供者,不可能还死皮赖脸待在警界。他重伤失势,我不得不回到慕家帮忙他,与你再无可能。如果真的赌输了,他真死在那场爆炸里,我也会因此懊悔一辈子,像他所希望的一样,永远记得他。」
  洛泽川闭上眼,往后靠在她柔软的怀里,扔开本子,长长吐出一口气:「慕于巧太了解人心,比你和我都还要坚持太多。」
  唯一漏算的,是人心可以不顾利益,做出多么违背理智的事情。所以慕于巧没能算到局长的放手一搏,也没能算到黑城堡不置一词的牺牲。
  「但是,都结束了……蓝玫瑰已经被销毁,慕家的势力在台湾也回不到从前了。」
  「是啊,结束了。」
  两人在寂静中相互依偎,没过多久,洛泽川的表情渐渐变得古怪起来:「我说你……能不能有点节操?」
  这句话有些咬牙切齿。
  慕凡希无辜地耸了耸:「我们这么久没做,你不想要吗?」
  「这里是医院病房,护士随时会来巡……嘶,你手别乱动!」
  慕凡希捞出拜託霍兰送来医院的耳环盒,细心地为洛泽川戴上她精心准备的星光熠熠,满意地看了两眼,曖昧却又温柔地舔吻了下那光滑耳垂。
  「我还欠你一句正式告白,」慕凡希探手下去,在层叠的被子底下,鑽入洛泽川宽松的病人裤里,揉了起来。动作那样随便,眼神却重得烫人,他要把那样乾净的洛泽川打碎,融上自己的色彩,「不要再只是睡过的关係了,让我转正成你女朋友吧?」
  洛泽川一把抓住她的手,回头看,那一眼让慕凡希想起她刚刚回归、在港口一起执行任务时,洛泽川掐住她时的那一眼。
  又野又挑衅。
  慕凡希顿了下,二话不说,起身把人吻着推进了洗手间。
  再热一点,再浪一点,再抵死缠绵,再悖德禁忌一些。
  洛泽川受不住后入式的深,眼角红晕了又晕,双手撑在洗脸台边,被慕凡希逼着看向镜子。所有情慾失控,所有放肆品尝,全都随慕凡希又重又狠的动作映入眼帘。
  她们伤都还没好全,动作间都仍有撕扯的疼,可谁也不先退,执着地彼此征伐。
  洛泽川喘着气破碎了尾音,感受到手指又塞进了一根,她体内的痠麻感越来越大,直到慕凡希摀着她的嘴,一寸寸碾到了某块软肉。
  她痉挛地在慕凡希掌中喊了出来,洩出的黏液溼了她一掌,她们饜足地在镜中互视,又慢条斯理开始了第二次。
  这次她们时间很多,没有迫在眼前的危机,没有黑白两方的挣扎,只有炽烈情慾延烧,烧得两人如痴如狂。
  有些人注定是沉不了的落日,亮不起的黎明,但那也没有关係,总还是有些光芒可以在那黑暗中盛放。
  陆地上遥遥相望的两朵花,其实根系在泥土里亲密相依、同流合污,虽生在泥里,但也幸运地开出了雪白的花。
  可以这样继续下去。
  直到永远。

章节目录